<tbody id="hdswm"></tbody>
<th id="hdswm"></th>

<th id="hdswm"></th>

    <th id="hdswm"><pre id="hdswm"></pre></th>

      人物丨周志鵬,鐵拳詮釋解放軍軍魂

        他是K-1大賽歷史戰績最佳國內悍將;他是唯一擊敗過天王克勞斯的中國勇士;他是職業生涯從未被KO的鐵血漢子;他是神秘功夫“鐵煞拳”的傳承者;他是在東京兩國競技館KO日本高手,讓軍國主義炒作噤聲的解放軍拳王。沒錯,他就是“軍人鐵拳”周志鵬。

        犀利有神的眼睛、健康曬黑的皮膚、結實發達的肌肉,周志鵬是標準的軍人體魄,他感謝軍旅生活給予他的一切,自覺自律、吃苦耐勞、超人的意志力……湘西鉆山豹”與其他一流拳王最大的不同就是,具備剛猛不屈的鐵血軍魂。
       

        文丨大公體育特派記者 楊華

        正義感和使命感也許是天生的,沒有入伍之前,周志鵬在湖南拳擊隊就曾有過打抱不平的事跡。當時志鵬不到20歲,周末逛街看到一群小混混買水果不給錢還痛打攤主,他好言相勸反而讓那些歹徒惱羞成怒打算群毆,沒等他們動水果刀行兇,志鵬竄上前去幾個直拳,轉眼間全部撂倒,或是眼睛青紫、或是嘴角淌血,哭爹喊娘逃之夭夭。直到現在,談起這個事情,志鵬還覺得很有除暴安良的仗義感:“我那時候還比較瘦,穿著衣服看不出是打拳的,但我練拳擊的當然不一樣了。”

        鮮為人知的是,周志鵬險些成為一名足球運動員。在省隊練拳的閑暇時間,他往往去和省足球隊一起踢球,作為鋒線快馬屢有進球斬獲,足球隊教練盛贊他速度快、沖撞猛。足球隊和拳擊隊瘋狂搶奪周志鵬,最后他還是選擇留在拳擊隊。此外,周志鵬籃球功底也很了得,投籃神準,今年他還要“玩票”參加麻陽縣的籃球比賽。“我以后如果帶徒弟,會從足球、籃球運動員里挖掘苗子,踢球打球的孩子協調性都比較好。”周志鵬如是說。

        習主席提出崇軍尚武、敢拼會贏的號召,曾在視察武警官兵時,鼓勵戰士參加搏擊比賽,希望涌現一批解放軍高手,而周志鵬便是第一位走出體制的知名軍人拳王。提及軍旅生活,周志鵬直言很苦很累,但他滿是感恩:“從省隊到八一隊,讓我養成了訓練的自覺性和比賽的無畏精神。特別感謝張中超教練!”

        障礙、爬繩、單杠、雙杠、耐力跑等各種軍事體能訓練,最能磨礪一個人的精神力量。有一次周志鵬跑完10000米,緊接著要做50個單杠規定動作,由于體力透支,周志鵬摔了下來,手掌皮連同上面的老繭全都扯掉了,但在血肉模糊的情況下還要完成剩余的動作……至于跳障礙磕傷脛骨,爬繩扯到胳膊更是常有的事,周志鵬坦言,所有的苦和累都沒白費,都轉化成了一種財富:“比賽的時候,受傷了、疲勞了,觀眾是看不見的,我都是靠意志挺過去。如果沒有軍隊的歷練,內心絕不會像現在這般強大。”

        周志鵬在八一拳擊隊的實力得到了各方認可,達到了全國前三的水平,如果一帆風順,甚至有機會代表國家拿奧運金牌。對此,豹子不無惋惜地說:“退役后第二年拳擊改規則,朝職業拳擊規則靠攏,我的進攻風格最適合打職業。隊友說我的時代來了,但我已經不在體制內。”

        2009年全運會周志鵬帶著嚴重的肩傷參賽,第二輪就被淘汰,當時他的情緒到了人生最低谷,悵然若失決定退役。退役后開檔口做了半年的服裝生意,但擂臺的夢想還在,頂著所有人的反對,他決定復出從事全新的自由搏擊,而非輕車熟路的拳擊。別人的非議志鵬是不在乎的,但家人也極力反對:“拳擊這么多年還沒打夠?而且結婚了,也要顧家啊!”周志鵬2010年投身職業搏擊,兒子剛剛出生,重出江湖的確需要勇氣,他想證明自己,他想讓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。

        周志鵬由拳擊改打搏擊,腿法零基礎是不可回避的難題,他回憶說:“我韌帶壓不下來,鞭腿自己都會摔倒,一開始只能靠拳擊的基礎來打。但我的腿很重,有泰拳教練看好我打站立。”鄒市明恩師張傳良也很欣賞周志鵬,張老師寬慰志鵬:“俗話說,手是兩扇門,全靠腿打人。那你為什么不能反過來,腿是兩扇門,全靠手打人呢?”張傳良指導私下對我說,最愛周志鵬的拼勁,其實很多時候實力差不多,比的就是氣場和意志。

        除了軍人信念為周志鵬提供了強大動力,結緣神秘武功,更令其充滿傳奇色彩。志鵬與一位隱姓埋名的內功大師學習了六、七年“鐵煞拳”,作為傳統功夫的懷疑者,我對鐵煞拳的威力半信半疑,志鵬打開他的iphone6 plus手機,讓我看師父擊打水泥墻,旁邊鐵柵欄隨之搖晃的視頻。據他介紹,這位師父能連續半小時猛擊水泥墻,手腫之后,可以用氣功迅速恢復。

        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。周志鵬練習打鐵砂、打墻壁、打樹樁,通過氣運丹田,意念“走氣”讓手掌滾燙,打出兇狠的“鐵煞拳”。 藝多不精,卦多不靈,志鵬只想把鐵煞拳練到極致:“我不但打最堅硬的東西,我還打樹葉,鍛煉出拳的準度和發力,一般人無法將樹葉打出清脆的響聲。我現在后手拳的準度、近身勾拳的發力進步明顯,鐵煞拳能調動全身的極限力量。”

        鐵煞拳正在潛移默化改變著周志鵬,他覺得自己胳膊越來越長了:“我身高1米76,臂展打拳時測的是1米80,但現在肩部比以前寬了,肘關節拉長了,臂展至少可以到1米82。”周志鵬將西洋拳法的科學、傳統武功的神秘、軍人斗志的昂揚完美融合。“我師父常提醒,練武不練功,到老一場空,拳是外在的,功是內在的。”豹子言詞間充滿對內功大師的崇敬與感激。

        真正讓周志鵬一戰成名的是2012年與森孝太郎對決,是時,因釣魚島局勢中日關系極度緊張。日本媒體突然爆料周志鵬是解放軍現役拳王,為森孝太郎KO周志鵬造勢,幻想以此打擊解放軍士氣。很多人出于安全考慮,勸阻周志鵬赴日參賽,但日方的炒作反而堅定了周志鵬必勝的決心,作為一名軍人絕不能退縮,絕不能讓日本人笑話“不敢來”,即便龍潭虎穴,也要刮一刮龍鱗,拔一拔虎須!

        森孝太郎身高1米87,膝法出色,不過周志鵬自信能用兇狠的組合拳制勝。賽前日方看低周志鵬,工作人員對其不理不睬,現場兩萬觀眾沒有一絲掌聲。周志鵬憋足了勁兒,打破森孝太郎眼角,并用重拳KO對手。隨后他披上五星紅旗,敬了軍禮,友好的抱起對手,日本觀眾先是一片驚呼,之后開始熱烈鼓掌。日本人天性尊重強者,工作人員看到周志鵬點頭哈腰,變得無比禮貌。——某位聲名顯赫的將軍曾專程到麻陽看望周志鵬,盛贊他在擂臺上給武警官兵提氣!解放軍戰士與任何一個國家軍人比武都有戰而能勝的自信!

        2013年K-1大賽闖入八強刷新中國選手歷史最佳,進一步提升了周志鵬的知名度,1/4決賽挑戰泰拳王播求,后者從未輸給過中國選手,簡直是神一般的存在。周志鵬賽前10天訓練右膝內側韌帶受傷,腫起了小饅頭般的膿包,疼得滿頭大汗,但他不愿錯過與播求的較量,咬牙繼續備戰。屋漏偏逢連陰雨,其后訓練膿包炸裂,皮開肉綻,只能靠雙氧水清洗和敷藥維持,停止了正常訓練。

        帶傷征戰的周志鵬右腿不能彎曲,但出人意料的是場面并不吃虧,他的拳法足以與播求對攻,播求的眉骨被撞破,周志鵬膝蓋舊傷迸裂,兩個人都見了血,也都殺紅了眼睛。打滿三個回合裁判認定平局,此時播求氣喘吁吁,直接去后場休息,表達了棄權的意愿,但團隊勸其堅持,畢竟以播求的名望,只要不被KO,就能贏得裁判的印象分。周志鵬不無遺憾的表示:“我以為播求不打了,我血都熱了,但他休息了好久,我沒有助手,自己一個人等著,身體又涼了。”加賽之后,周志鵬點數惜敗,但解放軍拳王一直想找機會再戰播求,并堅信結果會有所不同。

        奠定周志鵬國內70公斤級頂級拳王地位的是與荷蘭天王克勞斯之戰,鉆山豹強攻和抗擊打出色,克勞斯重拳磅數很足,周志鵬精心安排了戰術:“雖然不怕與他對攻,但可能占不到便宜,我請教了張傳良老師,決定采取游走打法,用步伐拖垮對手。”比賽完全按照周志鵬設計的劇本展開,通過聰明的閃擊打法笑到最后,將曾經一天連勝三名中國拳手的克勞斯趕下神壇。

        擊敗克勞斯之后,周志鵬自言又提升了一個境界:“可以說大器晚成吧,年輕的時候身體素質和天賦OK,唯獨對于項目的理解不透徹,而現在各方面都趨于完善。”作為國內拳法最好的站立格斗選手,是不是考慮改打職業拳擊?周志鵬坦言:“我想過重新打拳(當然是職業拳擊),但要有好的平臺,從包裝推廣的角度考慮。我喜歡帕奎奧勇往直前的風格,也喜歡梅威瑟距離的控制和靈活的步伐。”

        與在俱樂部和體制內的搏擊選手不同,周志鵬一直在家鄉自己訓練,他沒有資深外教,沒有高手陪練,沒有先進器材,平時要靠徒弟來拿靶。對此周志鵬解釋說:“軍旅經歷讓我一個人也極為自律,長壽之鄉麻陽更有利于融入大自然,最重要的是我母親身體不好,患有糖尿病和子宮癌,雖然現在控制的很好,還是不想離家太遠。”

        周志鵬喜歡戶外活動,哪怕是在烈日與暴雨下,曬出黑亮亮的膚色,練出嚴苛條件的極限能力。他每天訓練6個小時,包括游泳、越野、騎車,儼然是出類拔萃的鐵人三項運動員!麻陽和鳳凰相距30公里,他跑步往返期間,并且時刻不忘內功采氣、打鐵砂、踢拳靶、膝頂沙袋等專項提高。

        未來,也許他會成為第一個放倒播求的中國拳王,也許他會改打職業拳擊沖擊金腰帶,也許他會做出其它不可思議的事情。只因為他是一名永不服輸的軍人。

      【大公體育獨家出品 轉載請注明來源】

      責任編輯:林清曉

      熱聞

      • 圖片

      大公出品

      大公視覺

      大公熱度

      青青草大香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