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hdswm"></tbody>
<th id="hdswm"></th>

<th id="hdswm"></th>

    <th id="hdswm"><pre id="hdswm"></pre></th>

      眼看自己建起的“足球大廈”將傾,布拉特還穩穩地坐在瑞士蘇黎世FIFA總部的主席辦公室里。今年62日,他在勝選主席4天后從云端跌落凡間,出人意料地提出了辭職。此前,7名國際足聯高官因涉嫌貪腐被警方逮捕。盡管官方通告沒有將腐敗事件同布拉特直接關聯,但眾人皆知,他和他的FIFA已危如累卵。

      許多國家足球協會的主席還是支持布拉特繼續干下去。但今年9月,拉斯維加斯的黑手黨博物館也將舉辦布拉特的個人影像展,永久對公眾開放。FIFA官方推特轉發的每一條布拉特消息都收到了憤怒的回復,他唯一的孩子科琳最近被跟蹤,以至于她斷掉了家中電話線。來自肯尼亞的一伙騙子正在散布偽造的公文,中傷布拉特和他的家庭。

      向抨擊聲音“投降”、承諾離任以后,這位79歲的瑞士老頭三緘其口。失信于媒體,連國際足聯協會記者也不再采訪他了。距離繼任者產生還有6個月,他終于對荷蘭《人民報》開口:“我習慣了遭受攻擊,但我必須保護我的家人。”

      以下為專訪實錄。R=記者 B=布拉特


      R:這次勝選后的辭職,是你FIFA生涯里最艱難的決定嗎?

      B:當時壓力山大,FIFA沒有給我其他選擇。我面對的是一場足壇海嘯,做決定不容易,但這也給了我思考的時間:到底哪里做錯了?大新聞來得如此突然,就在主席選舉大會之前。

      R:你指的是FIFA官員在酒店遭逮捕這件事?

      B:是啊,美國和瑞士警方聯合起來介入了國際足聯的事。有些事情被搞錯了,這真是令人震驚。不過話說回來,我們已經習慣了活在這個令人震驚的世界里。(深吸一口氣)到現在,我又能在這個世界上喘息、審視、洞察了。

      R:你身邊的一些聲音表示,在勝選后發生了一系列狀況,這促使你走下神壇。

      B:那是我的秘密。發生的一切都將成為我遺產的一部分。那段時間真是難熬,不論如何,我們都是幸存者。我確信,我們已經為FIFA找到了解決問題之道。

      R:你不想談論勝選之后的事,但又選擇承擔全部責任?

      B:我這么做不是為了我自己,而是為了保護我的家人和我身后這個足球機構免于各種攻擊。在個人誠信方面,我(自證清白)不需要任何幫助。

      R:你指的是什么樣的攻擊?

      B:你看了美國司法部長林奇女士召開的新聞發布會嗎?她和FBI的頭兒站在一起,把FIFA描述成類似于黑手黨的“企業”。

      R:那場發布會發生在你勝選2天前。我們還是想知道你勝選后到辭職的四天里到底發生了什么?

      B:總有一天我會把真相告知天下。我現在不想談論細節,因為調查仍在繼續。我不想妨礙調查,所以要對這事保持沉默。

      R:如果你沒有選擇辭職會發生什么?

      B:過去沒辦法重來,辭職是我的決定,我接受現實。

      R:你的辭職決定看起來匆匆忙忙,新聞發布會現場甚至沒有提前準備?

      B:我一直擅長制造驚喜。

      R:但你平常優雅而淡定的作風似乎不復存在。就像有人把你按到了那里。

      B:當時是漫長一天的尾聲,不是在早晨。天都黑了。

      R:回顧那天的事讓你感覺很糟?

      B:沒有。那只是我人生中特殊的一天。人近80歲,每一天都是饋贈。

      R:你很有競爭力,總是主動出擊。但那天你處于守勢,事后而論,你做了什么改變?

      B:我重復一遍,我不想談論那段日子。都結束了,有一天我會揭露一切,當我不再擔任FIFA主席的時候。


      R:你擁有多少套房產?

      B:我在瑞士有兩處公寓,在蘇黎世有一處FIFA主席公館,我也會住女兒在菲斯鋪鎮的家里。但我沒有自己的宮殿。

      R:有多少船?

      B:我是雙魚座,喜歡水,特別是淋浴的時候。但我不會游泳,在船上會不舒服。所以我一艘船都沒有。

      R:車呢?

      B:我開一輛小型奔馳,這輛車由FIFA管理并適度收費。我在菲斯鋪鎮也有輛車,但我送給女兒了。

      R:你多久度一次假?

      B:這取決于你怎么定義假期。這個月,我休息三天,這剛剛好。我是個活躍人士,需要保持運動、頭腦清醒、心臟脈動和生物鐘。我上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度假是在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之后。我不是妄人,我沒有用足球去致富,甚至不曾穿過定制西服。那是意大利貨,但我只是從貨架上買。

      R:盡管如此,但FIFA和你本人依舊面臨巨大的形象困境。

      B:改變一個人的形象是很難的。一位德國詩人說過:讓人人說好,誰都無法做到。你不可能只擁有朋友。

      R:但真正的困境是……

      B:阿賈克斯怎么會輸給維也納快速呢?(前一天的歐冠資格賽,編者注)

      R:是,難以置信。但說回形象問題,荷蘭的決策者們不相信會被授予世界杯主辦權。他們認為:我們沒錢給FIFA的官老爺們。

      B:他們沒必要那么做啊。

      R:但人們就是這么認為的。那意味著FIFA的貪腐。

      B:好吧,但人們一旦有了這種觀點,就會固執己見。幫我改變這種現狀吧。

      R:荷蘭和比利時的競選團隊騎著自行車去FIFA總部大樓,以此給2018年世界杯的環境友好性考評施壓。但人們嘲笑他們說:應該開著保時捷去。

      B:我有一輛自行車,我父親是一名自行車廠的機械師。

      R:但自行車沒有幫上荷蘭和比利時。他們只贏得了極少數選票。

      B:荷蘭和比利時、葡萄牙和西班牙都太天真。在2002年韓日世界杯后,FIFA決定給予單獨承辦世界杯的國家優先權。荷蘭和比利時早就知道這點,我告訴過他們。

      R:未來,像荷蘭這樣的小國還能主辦世界杯嗎

      B:當然,荷蘭是足球國度,擁有體育場和基礎設施。如果這個世界上最小的國家之一(卡塔爾,編者注)能主辦世界杯,荷蘭也能做到。

      R:你的家人也受影響了,因為你的工作。

      B:當然,比起我個人,我的家人受傷更深。我其實習慣了,能自我保護。但最糟糕的是那傷害到了我的孫女。那些人終有一天會受到良心和道德的譴責。

      還有,歐洲議會怎么能擬定一份“不許布拉特參選”的決議呢?這是政治直接干預體育,違反聯合國憲章。FIFA已經習慣了各種各樣的攻擊。這些攻擊不針對FIFA,而是針對個人,針對我的。

      R:競選大會上的炸彈威脅是針對你的嗎?

      B:不。歐足聯當時認為競選大會應該取消,之后就有了炸彈威脅,那是打算阻止大會和競選進行。

      R:你認為歐足聯和炸彈威脅有關嗎?

      B:歐足聯說他們不想在那次代表大會上進行選舉。普拉蒂尼在大會前一天勸我不要參選,我說我做不到,如果我不參選,誰還能參選呢?

      R:那歐足聯是炸彈威脅的幕后推手嗎?

      B:我沒這么說。歐足聯只是公開表明他們不想讓代表大會開展,他們考慮抵制大會。


      R:普拉蒂尼曾是你的朋友,但他現在反對你,這對你有何影響?

      B:(思考一會后說)孔夫子說過:話到嘴邊留三分。

      R:為什么這件事難以言說?

      B:唯一想得通的說法是,尼翁(歐足聯總部所在地)有一種“反FIFA病毒”在蔓延。我總是區別對待歐足聯和其旗下的會員協會。2007年普拉蒂尼當選歐足聯主席時,我們是好朋友。不久之后,2008年,事實就不再如此了。

      R:發生了什么?

      B2008年歐錦賽開幕式上,我被安排在距離中間位置8個座位開外,國際足聯的主席就這樣被排除在核心之外,被邊緣化了。

      R:這聽起來像是你和普拉蒂尼之間的私人問題。

      B:他變了,我沒變。

      R:他為什么會做出改變去反對你?

      B:我不知道。

      R:感覺他在背后玩陰招?

      B:有一段時間,我們如父如子。他在FIFA為我工作了4年,在1998年法國世界杯之后。我們期待他同時成為歐足聯和國際足聯的董事會成員。2007年他成為歐足聯主席,也獲得了我直接的支持。

      R:可靠消息顯示,普拉蒂尼恐嚇過你的家人。聽說你80歲的哥哥彼得在競選當天哭了?

      B:的確如此。我在代表大會午餐后去找他,發現他一直在哭,我問他怎么了?別擔心,我會贏得競選,我不可能輸給那個王子(阿里王子,編者注)。可我哥哥一句話也沒說。就在競選結束后,我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午餐期間,普拉蒂尼對我哥哥說:告訴布拉特退出競選,否則他會進監獄的。

      R:這看起來超越了競爭關系。

      B:你應該去拷問普拉蒂尼的人性,我不知道他的腦袋在想什么。

      R:這件事和你辭職有關嗎?

      B:不,我沒有因為普拉蒂尼帶來的壓力而放棄任期。

      R:看樣子,普拉蒂尼會成為你的繼任者,即使他的名聲也不是完美無瑕的。2022年世界杯主辦權落戶卡塔爾后,據說他和時任法國總統薩科齊、卡塔爾皇室一起共進晚餐,他的兒子獲得了一個高薪職位。改革FIFA,普拉蒂尼是正確的人選嗎?

      B:我不能對此作評價。每個人都好奇到底發生了什么。有些事明顯搞錯了。

      R:普拉蒂尼接替你,你感覺如何?

      B:新主席不會改變FIFA。我1998年第一次當選主席,FIFA只有34個工作人員。現在則超過了400人。我們的合同一直持續到2028年,沒有新來的人能改變這些。他或許會換掉一些FIFA內部的人員,但這就像一家足球俱樂部,你可以更換阿賈克斯的技術指導和助教,但你不可能把所有球員送回家。

      R:新主席會改變FIFA的形象嗎?

      B:問題出在哪?被逮捕的人和他們遭受的指控發生在其所在的單位,不在FIFA內部。他們是FIFA的人沒錯,但他們遭受的指控與FIFA無關,FIFA與此事沒有牽連,更不用說主席了。

      R:你總說家里的事情家里解決。

      B:此時此刻我寧愿用“實體”這個詞,這個家庭已經有點出格了。

      R:如果你退出競選,這些逮捕行動還會發生嗎?

      B:我真不知道這么多細節,盡管我也想知道。調查正在進行中。

      R:你早前說過,代表大會開始前會有情況發生。

      B:我只是聞風而動,但我從未預見過會發生如此令人不安和震驚的事情。幫我找出真相吧,這真是一場“海嘯”,應該調查一下,為什么這一切都發生在代表大會開始前兩天?為什么紐約時報的記者在早晨6點出現在那家酒店里?他們沒道理在那。


      R:你不相信美國,所以你沒有出席加拿大女足世界杯?

      B:我不知道這背后究竟發生了什么,所以必須考慮即將發生什么。幾周前,美國在意大利逮捕了一位瑞士銀行家,24小時后他就被帶到了邁阿密。我哪也不打算去。沒有人對我下達逮捕令,我也沒有被調查,沒有被要求去作證。但情況是這樣,如果你去到美國勢力范圍內的國家,就有可能被警方審訊。

      R:如果沒有針對你的逮捕令,去到另一個國家有什么危險呢?

      B:我的瑞士律師很確定,沒有逮捕令就不會有意外發生。但假設我們宣布布拉特去加拿大,沒有人會關注世界杯比賽了。人人都聚焦布拉特,我不去加拿大是維護了這屆賽事。

      R:一個人在世上會有真正的朋友嗎?

      B:一旦你像我這樣身居最高處,你就不再有朋友了。我身邊最忠誠的人是在位時間最長的副主席伊薩-哈亞圖(非洲足聯主席,編者注)

      R:他是你的朋友嗎?

      B:他是為數不多我能說出來的人。但那其實需要另一種表述。

      R:聽起來真寂寞。你遍訪諸國卻一個朋友都沒有。

      B:友誼也可以描述為告訴你真相的人。

      R:你想過2016227日要做什么嗎?那是你后主席生活的第一天。

      B:那天還太遙遠。

      R:你現在正處于FIFA生活的最后一個月了。

      B:我沒有處在最后的日子里,我希望自己不會離開。(手指天)我已經獲準直接和教皇交談。

      R:你之前說過,你的母親在天堂里召喚你。

      B:時候不到,她說的也不太準。

      R:我說的不是你在地球上的日子,而是你在FIFA的時間。

      B41年,41年在這里。

      R:很快就萬事成空,完全自由了。

      B:你不可能完全自由,在你為一家組織工作41年之后。這項運動是我的激情所在,我不可能放棄足球。足球遠超過比賽,它是我的處世之道。但我最終會享受自己的私人時光。

      R:告別之后,你是否依舊覺得自己在FIFA守土有責?

      B:在商業公司領域,可以子承父業。但在FIFA不可能,我不知道我留下的遺產會有怎樣的命運。

      原文刊于荷蘭《人民報》網站

      【大公體育獨家出品 轉載請注明來源】


      青青草大香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