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hdswm"></tbody>
<th id="hdswm"></th>

<th id="hdswm"></th>

    <th id="hdswm"><pre id="hdswm"></pre></th>

      唐金,1985年生于黑龍江,MMA(綜合格斗)運動員。曾參加過柳海龍國際拳王爭霸賽、終極勇士等大型賽事,中國第一個參與俄羅斯籠斗的女選手,也中國第一個簽約職業綜合搏擊的女選手。

      “媽呀!我簡直是一個瘋婆子!”

      筆者把籠斗視頻傳到她的微信,唐金第一反應就是,比賽樣子看上去太兇惡了,妨礙了自己的優雅與高貴。

      當時,唐金騎在對手身上,雨點般的錘打和肘擊,她的頭發被隱蔽的犯規動作抓亂,衣服和身體沾滿“敵人”的鮮血,但過于投入的她竟然全不知情。“我完全不知道披肩散發了,打地面的過程沒有遮擋視線的問題,直到比賽結束,我才開始找皮筋,想趕緊把頭發整理好。”

      這位身高1米72的東北姑娘,平日打扮得體、別致、女人味十足,唐金拒絕中性化的裝束:“短發很酷很精神,但中長發更符合我的氣質。”有一段時間,她長發及腰、嫵媚動人,比賽前要花至少一個小時來打理發型。

      唐金具備多重身份:傳統武術內家拳意拳女性傳人、中國女子MMA綜合搏擊第一人、女子防身術推廣者、新銳時尚動作片演員、格斗比賽美女主持人……

      “世界99位杰出女性”評選,UFC的龍達-魯西高居體育界第一,她天生具備阿里式的戰斗氣質、狂妄無禮而智慧雄辯,出演過電影大片《敢死隊3》、《速度與激情7》。雖然職業戰績難與龍達-魯西相提并論,但唐金也始終致力于多棲發展,其優勢是端莊正點的形象——她指給我看,她的眉弓多次被打開,鼻子兩次骨折如今是歪的,但在這張舒服的臉上,我沒察覺到曾經痛苦的痕跡。

      我提起龍達-魯西的名言“在擂臺上我永遠是最漂亮的,因為對手的臉都被我打爛了。”唐金爽朗地笑了起來,“我也這么覺得。”唐金就是東方版的龍達-魯西,用拳頭捍衛著自己的美麗。


      22歲之前,唐金沒有任何武術搏擊基礎,她不過是喜歡讀金庸、古龍的武俠小說,喜歡彈弓、爬樹等男孩游戲,喜歡飛檐走壁、隔山打牛的江湖傳說。“女俠夢”促使她在22歲那年做出了一個大膽決定,只身來到北京,尋訪名師、探求神功。她曾到奧體中心試圖學習跆拳道,但清一色的兒童學員,讓高挑的唐金有些“沒面子”,她想接觸更高深莫測的功夫。

      唐金習武的執著打動了意拳(大成拳)名家劉普雷,這位肯吃苦、肯鉆研的女孩,被送到昌平一座山上封閉訓練。劉普雷強調“文極生武、武極生文”,于是,唐金除了每天站樁練功,還要背誦唐詩宋詞、臨摹書法字帖、整理訓練筆記。

      直到現在,唐金依舊每天嚴格遵循計劃時間安排,6點起床、6點30跑步、7點朗誦、7點30早飯、8點壓腿、站樁,9點到11點訓練,之后午飯午休,15點到17點訓練,18點強化練習,晚飯后要到21點才能全部收拾停當,最后寫日記總結得失……

      唐金摯愛著搏擊運動,所以她一點兒不覺得訓練枯燥、日子乏味,反而是22歲之前的經歷,她不愿意過多提及:“之前沒什么好講的,就是在家里呆著,生活很單一,父母就想讓我找個人家嫁了。”如果沒有武術搏擊點燃其個體生命熱情,她將與千千萬萬的普通女子別無二致,聽從于宿命的安排,就像一片隨風飄蕩的落葉。


      感恩才能珍惜,珍惜才能快樂。唐金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及劉普雷老師,提及大成拳,即便我屬于傳統武術質疑者,但也被她的熱忱感染了。“我不太清楚其它武術,他們可能練得比較封閉、套路比較繁冗,但意拳無招無式,擅于調動意念,比如站樁你想象抱著大樹連根拔起,胳膊和腿就會充滿力量,意念被無限放大,調動全身來發力。就像一堆蘋果一下子全拋出去,遠不如把一堆蘋果裝在袋子里整體砸出去的力量大。”

      在國內,傳統武術登上擂臺成功的例子鳳毛麟角,唐金是個開拓者,她把自己稱為“試驗品”。我懷疑傳統武術在擂臺上能給她帶來多大益處,畢竟站立的拳腳結合、地面的巴西柔術,都屬于現代格斗術。唐金解釋道:“意拳能讓人精神狀態飽滿,變得超級自信,意念讓你的注意力高度集中,通過養生樁調理會讓身體恢復的更快,通過技擊樁與試力來達到身體的整勁與螺旋力。”不過,據筆者所知,全國意拳練習者揚威職業賽場的,只有唐金一人。


      唐金崇拜重量級拳王泰森、喜歡“60億最強男”菲多,前者坦克般的推進打法,后者全面的技術運用,都正合唐金的口味:“泰森的重拳太強了,我也是進攻型打法,也一直在追求重拳。”之所以唐金沒有練自由搏擊,而是專心MMA,是劉普雷老師根據其特點的安排,因其半路出家,站立技術嫻熟程度有所欠缺,MMA則更注重綜合能力。

      迄今唐金仍是單身,全身心投入《昆侖決》大賽的“搏擊玫瑰”沒時間戀愛,也有很多瘋狂擁躉公開示好,對此唐金總是一笑了之,她說“我相信真正的粉絲是很單純的欣賞,不摻雜任何邪念。”——然而,有時候你很難界定怎樣才算真正的支持者,某癡情男粉絲坦言:“我能想到的最幸福死法,就是被唐金用鎖技鎖死,在她懷里窒息……”

      唐金承認武俠與實戰有著天壤之別,但其匡扶正義、除暴安良的初心不改,“女俠夢”從未忘懷。使命感和責任感讓她把研究推廣最實用的女子防身術當做頭等大事,“如果街頭遇到有人施暴,比如男人虐打婦女,我一定會管的”。

      【大公體育獨家出品 轉載請注明來源】

      青青草大香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