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hdswm"></tbody>
<th id="hdswm"></th>

<th id="hdswm"></th>

    <th id="hdswm"><pre id="hdswm"></pre></th>

        亞洲杯之時,佩蘭被塑造成敬業、低調、儒雅的功勛教頭;世預賽期間,佩蘭又淪為固執、狹隘、懦弱的無能之輩。咒罵佩蘭已是“全民新風尚”,就像我們討伐和譏諷“38元大蝦”一樣,針對佩蘭,涌現出無數污言穢語和搞笑段子。

        天氣炎熱?球場開啟了空調。執法不公?“龍哥”調換了裁判。氛圍不佳?球迷給佩蘭齊唱生日歌。排除各種外界干擾,國足還是給熱火朝天的足球改革澆了一盆冷水。從大眾觀感看,佩蘭還遠不如宮魯鳴,至少宮魯鳴還懂得怎樣激發男籃小伙子雄性氣概,避免“偷笑門”和“留力門”重演。

        國足客場輸給卡塔爾算不上奇恥大辱,但球迷不能容忍的是跪著被蹂躪。佩家軍自以為皮糙肉厚,一上來就“認慫”擺出挨打的架勢,沒想到如此不禁揍,縱然王大雷多次神撲也是徒勞。之前忤逆主流輿論,棄用郜林、張稀哲、黃博文,更是令佩蘭飽受攻訐,被稱作“卡馬喬第二”。

        佩蘭該對失敗負責嗎?當然該。但中國足球歷史上一次次由主教練背鍋,換回來什么,就是不斷輸光內褲,不斷找替死鬼,循環往復,無藥可治。只知道譴責佩蘭的球迷太傻太天真,你們都被足協騙了,佩蘭化身擋箭牌,足協官員躲在后邊竊喜。

        眼下的國足,是一支讓里皮都知難而退的球隊,是一支穆里尼奧、瓜迪奧拉多半也無法拯救的球隊。(參加我在大公網寫的《國足主帥,上帝與豬有區別嗎》)把所有臟水都潑在佩蘭一人頭上顯然有失公允。

        圍繞足球的政策利好一個接一個,足球改革系僅次于一帶一路、亞投行的頂層設計——中超納入足彩競猜,版權售出80億天價、副總理劉延東親自帶團到英國取經(英國人為了向中方表達友好,還投入300萬英鎊來中國培養足球教練)……這在以前都是我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可是,球迷只看到了中央政府大力提倡、只看到了民間資本踴躍跟進,卻未見足協有任何大刀闊斧的動作。

        國足長期萎靡衰弱,不但踢不贏比賽,還踢不出中國人的精神面貌,與大國崛起的升騰國運,與足球改革的英明國策,形成鮮明的反差。根據問責機制,主教練佩蘭固然難辭其咎,然而蔡振華等足協領導就毫無干系嗎?在歐美,因國家隊表現糟糕導致足協主席倒臺的事例并不鮮見,比如2014年巴西世界杯,意大利足協主席阿貝特和主教練普蘭德利便一起慚愧離任。

        足球改革是一個漫長的系統工程,不該計較一城一池得失,不該寄望國足短期產生質變,但中國足球急需展示壯士斷腕的改革魄力。戊戌變法失敗后,譚嗣同慷慨疾呼:“今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,此國之所以不昌也。有之,請自嗣同始!”蔡振華敢不敢效法譚嗣同,勇敢站出來,成為第一個因國足疲軟暗弱,而主動攬責辭職的足協主席?!

        對于不作為的足協官僚,對于偽職業的足球機制,足協最高領導請辭所帶來的警醒和震撼,要比“佩蘭下課”大得多。走出輸球就怪教練的俗套,讓管理者和決策者承擔他們理應承擔的責任與風險,這才是振興中國足球的必由之路。

        大公體育特約評論員 楊華

      【大公體育獨家出品 轉載請注明來源】

      干什么
      較勁
      • 每個人都有表達的欲望
      • 無論是政治還是體育
      • 我說著,你聽著
      • 或者反過來
      • 沒有誰一定是對的或錯的
      • 只是一吐為快而已
      誰干的
      楊華
      • 中國體育評論的
      • 最后的斗士
      • 不為某個群體活著
      • 只為真相而生
        往期回顧
      青青草大香蕉